您的位置:

首页  »  暴力虐待  »  [天使锁]-洲成年AV天堂动漫网站国

[天使锁]-洲成年AV天堂动漫网站国
洲成年AV天堂动漫网站国。  「说啊!」  我再度她的乳房。  「我的胸……痛!不,是我的奶子……得到你揉弄,多谢你,主……主人……」  被绳索吊住双手而吊起的少女,低着头在饮泣,16岁的少女,乳房不单完全暴露,还被搓弄、吸啜、那种屈辱感绝对可今人发狂。  只是,这还未足够。  还想给她更多的屈辱、更多的苦痛。  「可爱的内裤呢!」  用刀抵住了她那纯白的小内。  「喔!」新的悲鸣再度开始。  「哈哈哈,不知内裤里面的是甚幺?」  「好可怕,请停手……」  「麻衣子,到此为止所有衣物都是我帮你脱的,但这最后一件便留给你自己吧,你自己把它脱下,炙后把你的鲍鱼给我看看吧!」  「不!」她像死也不肯动般。  「快!」我用刀子大力抵住她。  她突然像崩溃般放声大哭:「不……太讨厌了!!救命啊!妈妈!救命啊!!」  全身也激烈地摇动着。  我的眼被一股烈火所燃,甚幺理性也不复存在。  突然用手掌拍了她的乳头一下。「啪!」  「啊!好痛啊!!」  「脱!脱啊!」我更加大力地再打了她多几下!  「痛啊!不!痛啊!停手啊!」  「脱吧!」  「痛啊!不要!」  「脱吧!」  「主人,求你停止啊!」  「脱吧!」  「饶了我吧,主人!」」  「脱吧!」  「不要……快死了……妈妈!」  「脱吧!」  「脱……脱了……求你停手!!」  我停止了虐打,红得如滴血般的乳头仍在一晃一晃的晃动着。  「你明白了吧,敢反抗我的话只会令你受更多苦而已!」  「……」  「答我!」  「明白了……主人……」  豆大的泪珠如雨落下。  (未完待续)  四、暴打  放下来躺在床上的麻衣子,两手覆盖住那对以被玩弄得又红又肿的乳房。  「谁人许可你用手遮住胸脯的?」  「可是……」  我拿起皮鞭,抽了在床边一下,发出很大的「啪」的一声。  麻衣子立刻自动地放开双手。  (开始肯在我的暴力威胁下听我的话去做了,第一阶段终于完成了。)  「开始脱吧!」  少女在犹疑。  再一次一鞭抽在床上,她立刻整个弹起。  只有16岁,连男性的手也没有拖过的少女,在一个陌生男人面前要脱得一丝不挂,这真是想起来也叫人兴奋!  一边用单手遮掩住下体,一边用另一只手把内裤脱下。  终于把整条内裤脱下,但她的手仍是掩盖着下体。  「不行,立刻把手放下。」  我拿起皮鞭。  「不行……我做不到……」  「那幺……好,转身吧。」  她转身,那高耸的肉臂面对着我。  我拍打了那雪白的屁股一下。  「啊,好柔滑的触感!」  「不要!」  我捉住她双手,把它们重新再绑起,再度把她吊起来。  「啊!」少女的悲鸣再起,她死命地夹紧双腿。  「年青却已发育得不错,也有少许阴毛了呢!」  「不要看!讨厌!」  「甚幺!你是我的奴隶啊!饲养你的主人要看你的身体不是天经地义吗?  我的手逐渐迫近,终于触碰上她幼小的阴毛。  她的叫声更加高胀,拼命地在摇摆逃避。  「岂有此理,真不乖啊!」  我把她双手的锁放下一点,令她向前倾俯,她的头部大约在我腰间的高度。  我抬起她的头,泼开她的乱发,而她眼前的就是我的阳具!  「不听话的惩罚是,用你的口来服侍我的小弟弟吧!」  那早已膨胀的巨根,迫近少女的小咀。  麻衣子面也青了,拼命的紧闭双唇。  我用手夹住她两颊,俏脸被夹得变形的她泪水直流,却怎也不肯把口张开。  「真顽强啊,看来不拷打一下不可了!」  我拿起调教鞭站到她的身后。  「?啪!」一鞭抽在少女雪白的屁股上。  「啊!!」?啪!!?啪!!?啪!!  毫不留情的,一鞭又一鞭地直下!  「啊!啊!!」  「还有还有!」  「啊!痛!好痛啊!!」  那白色的屁股上,开始出现了一条又一条赤红的鞭痕,这个情景更令我兴奋起来!  「求求你!!喔!!」  「求我甚幺了?贱货!」  「我会照你所说,啊!!去做……啊!!」  「你好象忘记了如何去求我呢!」  我?开了鞭子,直接用手拍打那布满鞭痕的肉臂!  鞭子的痛只是一瞬间,但手掌拍打的痛却是绵延至整个屁股,自出世来从未受过这种酷刑拷打的少女更是忍受不了这种痛楚,她像疯了般惨叫,痛得全身也不住扭动,这种光景对我来说堪称是极乐的至高享受!  「痛!好痛啊!」  「来,求求你的主人吧!」  「啊!!我照你说的一切做,主人,啊!!」  「我说的?我说过甚幺?」拍打仍持变着。  「痛!痛!!用……用口……」  「用口怎样了?」  「喔!用口……服侍……服侍你……」  「服侍我甚幺地方?」  「痛!麻衣子……喔!说不出口……」  「你即是想继续被打了?」  啪!!啪!!  「啊!!求你别打了……」  「那快说!」我双目露出凶光,出手更为大力!  「啊!!!!痛死了!!!!!」  「快说啊!」  啪!啪!啪!啪!!  「说!说了!主……用口把……主人的……啊!!……  小弟弟……安慰,一下……所以,求你……求你……」麻衣子痛得连口齿也不清了。  「好吧!」  我的手终于离开了她那高高肿了起来的屁股。我拿来了一条湿毛巾肤在她屁股上,令她的痛楚可稍为减轻,从凄惨的拷打虐待中解放出来的麻衣子,终于可抒一口气。  「谢谢……主人……」  「只要听话一点,便不用受这皮肉之苦了!」  「是……主人……」少女轻声地说。  (看来第二阶段也结束了。)  五、侍奉  我再站到麻衣子面前,把她被吊起的双手解下来。  解除了束缚的麻衣子,以不安的表情看着我。  我把阳具放到她的眼前。「首先,用你的咀吻吻我的肉棒吧!」  麻衣子两颊通红,虽然张开了眼,视线却不敢和我的肉棒有任何接触。  「来,干吧,麻衣子。」  「但……但是……太羞了……」  「你还是想再被打?」  「不!不……」  微微颤抖着的小巧樱唇慢慢靠近,终于吻了在龟头之上。一阵有如触电的快感流过我全身。  「好,张开双眼,今次试试用舌头来舔吧!」  莹着泪的双眼微张,麻衣子伸出了粉红的小舌一丁点,轻轻舔了我的宝贝一下。  「做得很好,就是这样!把我的肉棒像舔软雪糕般地舔多几下吧!」  她眉头轻皱,一边露出痛苦的表情,另一方面却又不敢反抗地用她的丁香小舌舔着我下体,那稳可怜的表情非常迷人。  我禁不住用手轻抚她头顶的秀发:「麻衣子真乖,真是做得好!」  在痛苦的调教后要给予适当的鼓励和赞赏,这才是正确的调教方法。  麻衣子神情呆滞地继续舔着。真是难以置信,刚才才叫得呼天抢地,现在却好象慢慢习惯去舔我的肉棒了!  「好,现在把整根肉棒含在口中。」  麻衣子露出困惑不明的表情,但仍然尽力的张大她的咀,把我的肉棒慢慢接收。  舌头那又热暖又柔滑的触感,兴奋得令我的肉棒胀至极点。  「再用舌舔。」  麻衣子在她塞满了的小咀中勉强动着她的舌,开始在舔着。  「手也不能空着!」  我大喝一声,吓得麻衣子心神一震,她连忙用双手捧住我的肉棒根部,另一方面口部仍拼命地侍奉着我的宝贝。  「用手抚弄我的睾丸那地方!」  她用那双美如白瓷的小手,温柔地抚着我的睾丸。  几乎忍不住的快感贯彻我全身。  (在夺走她的处女身前,先来一发吧。)  流着泪的麻衣子,在耻辱和害怕中继续拼命地服侍。  16岁的高材生兼千金小姐,用最温软诱人的樱桃小咀如此地侍奉着我……  忍不住了,我两手捉着她两颊向前一堆,一股精液直射入她口中!  突然被腥臭的液体贯满口中,麻衣子露出惊愕和苦闷的表情,虽然想立刻放口,但她的脸在我的手捉住之下,却是无法走得脱。  非常长时间的射精。  「饮了她吧!好饮的啊!」  在得到极度的快感后,我终于放开她的头。  麻衣子一边咳着,一边拼命在吐,一沫沬白色的精液,在她粉红的唇边流下来。  「喂,怎幺不饮了你主人的东西!」  露出凄苦表情的麻衣子,咀边仍吊着白色的泡沬:「求求你,把水给我……」  然后又咳了两声。  我想了一会,把一杯啤酒拿出来。  「今次便饶了你,可是下一次一定要把主人射出的东西全部饮下肚,因为这是作为奴隶的义务,知道吗?」  她只想尽快有东西可漱口,连忙不迭点头。  我把杯子在她的头部上方微倾,她连忙张口把我倾注下的啤酒承接住。  (啊啊,以前的我怎想到会有这样的一天,和一个女子高中生口交和射精入她口中……)  拼命希望清除那阵异味的麻衣子在把啤酒漱着口,而跟着自己还会遭遇甚幺,她已不敢去想了……  六、禁地  麻衣子坐在床上饮泣着,似乎仍未在刚才口内射精的冲激中回复。  我把她的双手反绑在她背后,那一对被她滴下的泪水沾湿了的乳房毫无遮掩地展现在我的眼前。真是美绝的景色。  我在麻衣子注视下准备着表演舞台:拿出一张单人椅子放在中央,在上面放好铁枝,把灯光调教好射向椅子,并拿出一个放入热水的盆子和一盆剃须膏。我最后拿出一把剃刀向麻衣子步近。  「干……干甚幺?」  麻衣子在一阵恐怖感下全身僵硬。  「乖孩子,坐在椅上吧!」  「想干甚幺?好怕……」  「乖乖听话的话便没甚幺好怕。但如果反抗的话……」  麻衣子未听我说完便立刻走来,并坐在椅子上。  「把双脚慢慢提起。」  麻衣子拼命把两腿夹紧和提起,完全依我的话去做。  「对了,真乖!然后把两腿分开,双脚分别放在椅子的两边靠手处上面。」  麻衣子明白到这样做的话私处便完全会展露眼前,尤其她的双手已被反绑在椅后,自多更无法去遮掩重要部位。  「这样做……我做不来……」  虽然经过乳责、口交等调教,但要把自己最害羞的私处完全的展现人前,这对麻衣子来说始终仍是很难接受。  「看来是不是还未惩罚够?你是不是已忘记了刚才受到怎样的惩罚啊?」  「但不能……做不到啊!」被泪和汗水所湿的脸庞露出悲苦表情。  「那算把,你如此厌恶的话。」  我把剃刀靠在她俏脸上。  「用这剃刀把你的脸割得四分五裂的话,也很有趣吧,横竖我刚才已在你的口射出来了,就算杀了你我也没有所谓的啊!」  手持的剃刀经上面的射灯反射出威吓的光亡。  「变态者……」麻衣子脑中泛起这个词语,之前在杂志中读过有关一些女性被残酷虐杀的文章此时开始泛上心头。  「别……别杀我……」  死亡的恐怖令麻衣子惊恐得全身剧抖。  我其实并不是真要杀死她,因为失去了她对我也完全没有好处,只是若她真的宁死不从的话,我也不知道自已应该如何做了。  「你自己去选吧,无论你是生是死我也不介意的。」我作出再一次威胁。  结果,在耻辱和生存之间,她选择了后者。  少女的最宝贵秘地的菩蕾,在男人面前完全地展现开来,她的双眼紧闭,全身都像在拚命地抵受着那无比的耻辱。  我在这极点的美景前俯下身来。  只和妓女交欢过的我,有生之年首次看到十来岁处女的圣域。  像初雪般纯白的丘陵上,排列着淡色的和纤幼的耻毛,在肉丘上有一道紧紧闭着的狭谷,像守护着圣域的大门一般,而那洞口位置如春天原野般染上一沬桃色。  那清纯的少女的完美般下体,令我不禁喘了一口气。  「好美的水蜜桃啊麻衣子,女子高中生果然格外不同!」  「不!别看!!别看啊!!」  思春期少女最私有的禁地,被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肆意地细赏,这种极度的羞耻感令麻衣子不断在悲鸣。  当我把手指在她肉丘上来回轻抚时,她更由悲鸣变为号叫。  小粒如珍珠般的阴核,在我的手的抚弄下渐染上了桃色。产三级农村妇女在线乳湿湿我更用手指夹住那阴核,然后再轻轻来回地转动着。  「不!痛啊!别碰啊!」  我不理会她地把那外皮剥开,白色的耻垢覆住的绝美的粉红的果肉完全展露出来。  「哈哈,你的阴核是出生从来第一次被剥出来吧?」  我抚摸着它。  「嘿嘿,你有试过自己这样的自慰吗?」  我加了点力度。  「痛!停手啊!」  「怎样,有还是没有啊?」  「好、好痛!我没有做这样的事啊!」  「这样的事,即是甚幺事?」  「好痛!别再弄那里啊!」  「要停止的话,便要依照主人的说话去做啊!」  我再次提醒她作为奴隶的义务。  「麻衣子从未……从未自慰过……请主人……教我……」  终于放开了阴核,麻衣子双眼都充满了泪水,而她甚至连出声的气力也没有了,只有在静静地淌着泪。  「好,让我仔细再看清楚吧!」  我把她双脚尽量地分开,再把头凑近,那少女的私处有如大特写地尽现眼前,我慢慢伸出手,抚摸着那紧合的蓬门,感觉上非常柔软和温暖。  我用两只手指用力一压。  紧闭的蓬门慢慢地开启了小小的洞口。  那染上桃色的花朵开始盛放。  在那阴核之下是小小的尿道口,然后再下便是少女的禁地、阴道口。  处女之身的麻衣子,那里仍是闭得很紧。  我用一只手指尝试侵入。  好暖,不,是好热……  虽并没有湿但却可感到一股湿气。  再深入一点,似乎遇到了障碍。那是……处女膜?  到此为止一直在紧闭双目、合紧双唇在强忍的麻衣子,此刻禁不住再叫起来:「啊!!!不要啊!!妈妈救我!!」  被绑住的娇躯在猛力地摇动着想摆脱我,但是以她微弱的力量,无论是绳索、椅子或是我的手都无半点方法挣扎得开,任由我的手在她最私有最羞辱最敏感的地方不断玩弄,也没有任何反抗能力。  我当然不理会她,继续我的「审察」。  我把手指从她阴道口拔出,只见上面已铺上一点白色的东西。  我再从她的阴户向下看,到了会阴,跟着便是肛门。  细细的皱折包着这个小小的洞,我用手指在它的周围画着圆。  「不要!不要碰那里!!」  震惊的麻衣子脱口大叫。  「麻衣子,你的阴户非常美丽,肛门也可爱极了!但一会之后我会令你里面也同样的可爱!嘿嘿……」  刚才在她口中射出的肉棒,又再一次坚硬起来……  七、破瓜  「麻衣子,我要把你变成真正的女人了。可是在这之前,必须先把你那里清洁好才行。」  我的手再次把剃刀拿起。  「想……想干甚幺?」  我把剃刀移近她的阴毛。  「要把这里剃得洁净点。」  「为甚幺?这太羞耻了……」  「这是奴隶的义务啊!还是你想我把剃刀割你的脸了?」  「啊……」麻衣子似乎已完全相信我是做得到的。  「那幺,快照一向的规举说吧!」  「请主人把麻衣子下……下面的毛……剃净吧……」  我把剃须糕途满她的般间,再用剃刀慢慢把装饰着少女的圣地的毛发剃落。  「好,完成了。」  「……」  「答谢啊!!」  「谢、谢谢主人!」  从清醒到现在还不够两小时,但麻衣子却已像已经过了无限般长时间和无止境的屈辱、羞耻和绝望的遭遇。  被毒打、初吻被夺、乳房被搓弄、连最秘密的禁地也被毫无保留的曝露、赏弄、甚至是连耻毛也被完全剃掉。  在昏迷前还过着极幸福的生活,但转瞬间却已坠入地狱……  「好,一切准备已完结了。」  我把麻衣子双腿的绳解下。她在之前的挣扎已耗尽气力。如今已无任何反抗力。我把放软身体的她抱起,走到床上并将她放下。  由于她双手仍是被反绑在后,以致她的乳房完全坦露无遗。那双被泪水沾湿的奶尖在灯光映照下显得更格外的动人。  麻衣子一声不发地躺在床上,那一脸绝望和放弃的表情就像正待行刑的死囚。  因为处女的矜持令她双脚仍尽最后的气力夹实,只是我很轻易便又再把她双腿分开。  「就像小学生般,你那里已甚幺毛发都没有了。」  我的舌头开始舔在她的丘陵上。  麻衣子把脸伏在床上啜泣着。  当我的舌直接舔在她的阴核上,她的啜泣变成了悲鸣。  我拉着她一对乳房,把头埋在她的股间,舌头更不断转动着。  「喔……」她微微呻吟着。  手掌感到柔软的触感,舌上则尝到谈淡的喊味。  「啊啊……」  我开始把舌头更加深入,而她的叫声亦渐渐增大起来。  住乳房的手逐渐增大了力,而舌头也动得越来越强烈。  「请停止啊!」  渐渐,她的性器中渗出了除我的唾液以外的另一种液体,而这种来自女子高生性器内的另一种液体合我的兴奋感大幅上升。  我的双眼也充血得如发光。  「好!好味啊麻衣子!是时候了!」  再也忍耐不住,面对如此的美食再等不了!  我抬起她双膝,令她的下体淌开。  感觉到我的龟头已顶在洞口,像感到大危机已来临的麻衣子双脚大力挣扎,而叫声也增强起来。  「停手啊!救命啊!!」  捉住狂暴般的麻衣子一双腿,腰部向前一送。  「停手啊!!!」龟头向前推进了一点儿。  感到异物侵入,麻衣子吓得全身发抖。  「好了麻衣子,今次来真的了,去吧!」  我狠心加大了力度,一举破入了前面的阻隔。  少女的胯下洒出了赤红的血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痛!!!!!!!!」  她的身体像想逃出我魔掌般大幅弹跳。  我的手抓住那对湿濡而高耸的奶房,紧紧地用力一拉,腰部亦同时向前推送,不断更加的深入到她的体内。  和女子高生性交,和我一向和妓女性交的感觉实在相差太远了。  (这就是女子高生的阴道!很紧迫而且非常温暖!)  「痛!痛啊……」麻衣的叫声由高音变成呻吟。  入去到三分之二后,我知道应稍为停一停下,我一边揉着他的乳房,另一边在下面开始慢慢地前后活动起来。  「喔!痛!别动!」  在有如割裂般的剧痛,而且无止境的在揉躏着和前后推送她之下,麻衣子双目失神,只在不断地呻吟和叫着痛。  我把其中一只手伸向她下体完全充血的阴核上撩动,另一只手仍在玩弄乳房加上性器的抽插共三管齐下,麻衣子心神开始混乱了。  「啊啊,好痛……停、停手……」  「哈哈,究竟是那里好痛?那处要停手?」  「啊……请停止……」  三处的凌辱仍不断继续,渐渐地,不知是因为处女血还是爱液,令我的活动开始顺畅起来。  「好了,最后冲刺!」  我大力一推,阳具终于完全进入,直顶到她的子宫颈为止。  「啊啊啊啊啊!!!!」再一声凄厉的惨叫。  「下面越来越湿了,麻衣子你下面也开始快乐了吧?」我又开始抽动起来。  「啊啊,请……不要动了……」苦痛的脸上染满了泪和汗。  高中女生,令任何男人着迷的美少女麻衣子,她的性器带来给我极点的快乐,在她的悲鸣下,深陷性欲和暴虐的快感的我直攀上高峰。  一般如电流的感觉贯穿我全身,到达极乐的境地!  「停止啊!!!!!」  猛烈地一股荡热的精液狂射入她体内……  当麻衣子的身体深处感受到我的爆发后,她的意识也渐渐离她而去……  八、共浴  在拷问大厅后方的洗手间,四处覆盖着水蒸气。  「麻衣子的胸真是好大啊!」  麻衣子双手被绑在身后,我正在把番碱涂沫在她的乳房上。刚经过破瓜的惨况的麻衣子,像人偶般毫不反抗地站着。  我把泡沬涂满乳房后,便开始轮到她的下体。  「啊……不要……」  「这里才最应该清洁得最漂亮!来,分开双脚!」  刚被夺去处子之身的少女,下体的痛楚还未尽褪,如今在碱液的刺激下再度刺痛起来,令她面上也露出痛苦的表情。  我用热水冲得她全身洁净。刚洗完澡的少女胴体,温暖中泛着桃红的肌肤,散发着从未见过的动人魅力。  我全身赤裸坐在放满水的浴缸中,然后叫麻衣子坐在我膝上,她的下身刚好抵住我那阳具。  我从她身后伸出双手抱住她的一对巨乳,又开始肆意搓柔起来。  「怎了,对于刚才的第一次有甚幺感想?」  麻衣子沉默不语。  我其中一只手伸往她的下体再抚弄起来。  「好痛……请停手……」  「虽然你在学校是高材生,怎幺在这儿却像个白痴?不可以对主人的事提任何异议,你到现在还末清楚吗!」  说着,我把手指插入她阴道。  「啊!好痛!!」  少女再次悲鸣。  「对不起……主人……我不敢再逆你意了,请原谅我……」  「怎幺,你不觉得兴奋吗!」  「只……只觉得痛吧了……」  「那不行,一定要多加训练了!」  我把麻衣子从浴缸抱起来。那对被热水浸得通红的巨乳,此刻如出水芙蓉般不断有水滴从乳峰滴下来,这境况别有一番美妙的诱惑力。如此性感的姿态出现在一个才只16岁的少女身上,有一种特别的醉人效果。  看到此,连我那射了两次的小弟弟也再度硬直起来!  我把雄风再现的阳具放到麻衣子眼前说:「你应该明白现在该做甚幺吧?」  麻衣子呆然地点了点头。  在失去处子身的冲击后,她的从顺程度又提高了。  她闭上眼,微颤的唇触及我的阳具。  我踢了她腹部一脚,喝着:「干幺!成条含住啊!」  她立刻拼命张咀把我的弟弟含住。  「张开眼,舌头用心地舔!」  麻衣子似乎已失去自我的判断和自主性。为求不受到我更残暴的对待,她只好拼命依从我的命令去尽力迎合我的要求。  「好,你俯在床上吧!」  她立刻照做。  「把屁股抬高。」  她双手仍被反绑,故无法用手支撑下,唯有把脚屈曲,那高耸而雪白的美臀立刻展现。  她对我的依从度正继续抬高,继续朝成为性之路前进。  「麻衣子,就让我看看破瓜后的私处吧!」  「……」  「答我!」  啪的一声,打了她的屁股一下。那幼滑而有弹力的触感真过瘾!  「请主人看看我……的私处……」  在屈辱下,她双眼又开始溢着泪光。  抬高的肉臀下,少女的私处尽现眼前,而在清洁洗净后现在看起来,实在和处女之时看不出有甚幺明显分别。  我翻开她的阴唇,抚弄那粉红色的裂口。  「痛!不要伸入去!」  「甚幺?再说一次!」我大喝。  「不!没、没甚幺……」  「哈哈,手指也会痛?看来你真的训练未足啊!」  我再次用手掌打拍她的屁股。  「不!啊!痛!不要!」  「那便如此吧!」  我再度插入她体内。  高声惨叫响起。  比破瓜前,今次进入较畅顺了,我一气已入到底,再前后抽动起来。  「啊!!痛!不要动啊!!」  「说甚幺!这是训练啊,每天都这样做的话,很快便会不觉痛了!」  我不住的抽插,用的力度和速度也一直加大。  而她的惨叫声也一直向上提升。  「!啊!!!!!」  终于惨叫声突然停止,麻衣子再次失去了知觉。  正逐渐失去意识的麻衣子,心中有一种感觉:她的幸福少女时代已到了终点。  在此时,她想向自己高中时代最亲近的好朋友告别。  「再见,永别了,香织。」  只是,现在的她却不知道,其实她们二人还有再见之日……  (未完待续)  九、现实  麻衣子渐渐醒来。她躺着的不是被心爱布偶围着的柔软睡床,而是铁制的坚硬冰冷的床。上面的也不是贴着明星海报的天花,而是悬着一个灯泡的混凝土天井。  她也没穿着母亲买给她的睡衣,而是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  而在她身边,则躺着一个面容呕心的中年汉。  (啊,这果然不是梦……一切残酷的遭遇都是事实……)  是的,被讨厌的男人侵犯、和他共浴,身体不断被他蹂躏……一切都是事实。  昨晚的一切,突然像又再重现眼前。  她多幺希望这是梦!一觉醒来一动回复正常生活多好!但这个梦想现在完全破碎了……想着想着,她又开始啜泣起来。  (难道我真的要成为他的奴隶?谁来救救我!)  这时,身边的男人醒洲成年AV天堂动漫网站国来了。  「啊……美好的一天来了,怎幺一个人在哭?还不向主人请安?」  「主……主人早安!」  「不是这样请安啊!白痴!用你的口向我的小弟请安才对!快!!」  我一伸手作势要打,慌张的麻衣子连忙把我的弟弟含入口中。  我一边享受她的奉仕,一边脑中想着跟着的调教程序。  (一早起床便是口交和射精,要她尽早习惯精液的味道!)  一边想着,一边在她口中抽送。在她那温软可爱的小舌刺激下,很快便达到了高潮,最后当然是在她的口中射出来。  「饮了它!今天可不能吐出来!」在她扁咀想吐时,我一边用手抓住她下颚一边大喝。  麻衣子勉强忍住吞下,一脸委屈的表情。  「味道怎样了?」  麻衣子大力咳嗽。「水!请给我水……」  「不顾主人的喜好而只顾自己感受,看来你还是调教未足!」  我突然大力把她推跌在床上,她立刻痛叫一声。  「不……别再用暴力……我甚幺也会照你吩俯去做……」  「好,像畜生般用两手和两膝站在床上。」  不知道我想干甚幺,她一边颤抖着,一边照着我所说去做。  我站到她的身后,说着:「张开双脚!」  然后面部朝她私处贴近。  虽然昨天已经过了如此彻底的凌辱,但自己的私处被一个男人如此贴近细看,麻衣子始终还是感到非常羞耻,只是她已不敢再作任何反抗了。  「嘿,一早起来你的下体味道真不好嗅。你身为奴隶,应每天都比主人先起床,先洗澡清洁一番,把最漂亮的身体预备给主人享用才对!明白吗?」  「是……明白了……」  自己的下体被细看,更加上对方屈辱性的说话,令麻衣子双目再度含泪。  「好,保持这个姿势,等我一会。」  麻衣子一动也不敢动,我拿出了一样东西给她看。  「知道这是甚幺吗?」  「好象……注射用的东西?」  「对,好象会很有趣呢!」  「不!我不须要打针!!」  「傻瓜!看清楚,前端没有针的啊!这是浣肠器!」  「浣……肠……?不要!!」  慢慢记起了浣肠的意思,麻衣子吓得想立刻站起逃走。  我立刻抓住她的头发,把她整个人压回床上。  「哇!!痛!!」  我拿出了麻绳,开始绕着她的身体捆绑起来,令她如一只掉进蜘蛛网的蝴蝶……  「喔!讨厌!」  「你似乎完全忘记了我昨天的教诲!」  要令她清楚不听话的奴隶的下场!我非常粗暴地把她双手绑好,绳索另一挂上天井的吊轮,把她凌空吊起,令她连双脚也离了地一点。  然后我拿出皮鞭。  麻衣子含泪哀求:「请放我下来!如此吊着好辛苦……」  「现在是令你记起服从性的时候了!」  「不!请别打!!」  凌空吊着的她,那乳房更是突出。我举起了鞭……  先是左乳!  「啊!!!!」  一鞭抽下,打得她的巨乳左右摆动。  今次到右边的乳房。  「啊啊!!!」  「今次连续左右齐来,小心合紧咀别咬到舌头喔!」  麻衣子吓得面也青了,恳切地求饶:「求……求求你别打……太……痛了……」  我再举起鞭。  「想我不打,那你应怎样做?」  「我会用咀……好好服侍你……」  「白痴!那个今早不是已做了吗!我刚才想做甚幺?」  「是……是浣……浣肠……」  她低声说着羞耻的语句。  「大声点!」  「请……请把我……浣肠……」  她拼命地说出这句说话后,眼泪再也忍不住地夺眶而出,顺着面额流下。  我把绳索放松,她因双脚终可着地而松了一口气。  「混蛋!!你这样站着我如何替你浣肠?」  「主人……我应怎样做?」  我慢慢奸笑:「你自已去想,怎样的姿势最方便浣肠?」  既逃不棹,也不想再被打,她只余下一个选择。  她缓慢跪在床上,但双手仍被绑在后因而不能支撑,故上半身只好伏在床上,如此一来那屁股却很自然更加地如高峰般耸突。  她的顺从性的提高令我很高兴。我轻抚她的头顶:「真是乖孩子。」  在残酷苛责后要间中加点温柔和赞赏,在调教而言这可是金科玉律!  我凑近她的臂。那是一个很丰满的屁股,手摸上去不但滑腻,肌肉也很有弹性,有着配合16岁少女的那种健康和活力感觉。  这种触感令我忍不住,双手用力抓住两边肉臂,大力的搓揉着。  少女的体温,还有如丝绢的幼滑。  「啊……」  麻衣子低吟着。  她的屁股在我的搓揉下,形状不断地在变化着,言而无论变成甚幺样子,也不减那美妙的曲线和可爱的感觉。  我的手像停不下来地继续揉弄,咀也忍不住吻着,伸出舌头舔着,甚至用牙轻轻啮咬……  有如无止境的耻辱。麻衣子再度哭起来。  十、浣肠  她的屁股令我的兴奋感觉不断上升。  要暂时冷静下来,否则如射了出来便太没面了。  我休息了一会,然后道:「好,该是时候好好看清楚麻衣子的屁穴了。」  「不要!别看那处!」  她的异议换来我的一掌打在她屁股上,令她立刻收声。  「蠢材,连耻丘和阴道口都比我看过了,还有甚幺好害羞的!」  我抓住两边屁股左右一分,如白桃般的两个山丘分开,中间是桃红色的山谷,而山谷的谷底便是那在微微颤抖的小花蕾。  一般的肛门口都是深渴色居多,但麻衣子的却是漂亮的粉红色,很洁净和可爱。如此美的洞单用来排泄实在太浪费了!  「好可爱的肛门……」  麻衣子羞得面部紧伏在床上,全身在微微颤抖。  「但好象细小点……有便秘吗?  「不用怕,每日我也为你浣肠便行了!  「为了答谢我,你便把自己的屁穴给我享乐便好了,这乃是互利互惠!  「但我也不是如此乱来的,毕竟那穴太窄小了,让我用两、三星期时间用浣肠来帮你扩大一点,到时容纳我的小弟弟也不成问题了!」  在我不断的耻辱性说话下,麻衣子呜咽起来,全身也在微震着。  我一边说着,手指开始抚在那裂口上。  「喔!」麻衣子叫出声。  「让我好好看清楚吧!」  「那……那种地方,请不要……」  我无视她地拿起身边的浣肠管,开始移近她的屁股。  「啊!」少女悲鸣。  「别动!不然会受伤的!」  当冰冷的先端接触到穴口,麻衣子吓得全身僵硬。  我把那前端在肛门周围画着圆圈,有生以来首次有异物接触到的肛门口,像有生命般自已微微颤动着,看得我极之兴奋起来。  我忍住兴奋感,再用说话来刺激她。  「数数看屁穴周围的折纹吧?一、二、三……」  我一边数着,一边用浣肠管触碰数到的折纹。  「不……不要……我好怕……」  她的害怕感,是来自有一件她不知是何物的东西在触碰那极为私秘的穴口,而且她看不到后面的情形,这更加深她的害怕感觉。  「不,很好玩啊!」  我玩耍完了,终于开始把那管子先端对准,用力一推推入了一公分。  「啊!!!痛!不要!」  她大力摇着头儿。  「怎样?屁穴被插入和扩大的感受?」  「啊,好痛……求你拔出来……」  「痛甚幺啊!这幺幼细的管子,会痛吗?」  「但是……真的痛啊!」  我不再理会她,而是把面孔凑近她淌开的屁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麻衣子虽然看不见我,但也听到我的吸气声和面部的气息。  「喔……那里……不可以嗅!」  「面孔如此可爱,但屁眼仍是臭的!哈哈哈!」  「不!讨厌……」  我咀里说臭,其实心里却非常欣赏这股味道,那微微的臭味和少女的体香混和在一起后,那味道非常令人兴奋。  我再继续嗅着。她的屁股看起来、摸起来、舔起来、嗅起来……无论那个感官都能带给人无上快感,她果釜是男人梦昧以求的至高玩物啊!  「好了,是时候让我深入感觉一下你的屁眼!」  少女悲鸣。  「不!为甚幺要做这种事!」  「无用多说了吧?身为奴隶应该全身任何地方都让主人享用啊!」  「不!这种、这种事,绝对——啊!!」  她的说话到半路中断了,因为我的手指己抚在屁眼边缘。  「哈哈!好柔滑!」  我的手指在肛门周围不断狎玩着。  麻衣子的屁股大力摆动着挣扎,我立刻用另一只手大力打在她屁股上,在惨叫声中她立刻乖乖停止反抗——又是这样的反应,果然是件玩具……  「好!乖孩子!」我的手指抚弄速度开始增加。  「喔……不要……」  已经没有反抗能力的麻衣子,只能在不断摇着头。然而突然间,她再度悲鸣起来,因为我的手指己按在她的肛门的中心点。  我用手指向那小巧可爱的花蕾压下。  「啊啊!住手!」  我的手指尖开始沉入洞内,进入到第一指节时停了下来。  「这里好窄好紧迫呢!」  「啊啊!不!快拔出来!!」  她头部乱摇,屁股也不断摆动。  我的手指沿着她直肠的内壁抚动起来。  「啊!啊……」麻衣子全身僵硬起来。  「哈哈,你看来很享受呢!」  直肠内壁的触感,和她的阴道壁相比又别有一番不同滋味。  「很棒呢,你的屁穴!」  麻衣子像甚幺也听不到,因为自己那绝顶羞耻的地方被我的手指不断玩弄,令她连话也说不出,只有流着泪在呻吟着。  我由单单指头的回转,改成手指前后抽插起来。  「啊!……喔喔……」  「怎样?兴奋吗麻衣子?」  「不……不是……」  「后庭被插竟如此兴奋,你真是变态!」  「不是啊……请你……快拔出来……」  「甚幺拔出来啊!还只刚开始呢!」  我不但不退走,反而突然全力一插!  手指进入到更深更热的地带,触及到一些似乎是粪便的东西。  我挖了一点,然后拔出手指放到她眼前。  「看看!是我特意弄出的粪便!」  「不要!!」  「张开口,把这手指含住。」  「不!!别做这种事!!」  她双眼稍睁,但当一接触到我的手指,立刻又闭上眼。  「看到了吧?我指尖茶啡色的东西是甚幺呢?」  没有答复。  「不答我?那便舔舔它吧!」  「不!!」  「那答我啊!!」  反抗我的话只有受更多苦,麻衣子己开始明白此一点。然而对16岁的少女来说,要把那个极之羞耻的词语说出来实在极不容易。  「那……那是……麻衣子的……」  「快说!不然要你吞了它!」  「不要!那是麻衣子的……粪……便……」声音越来越低。  「对,那是你的粪便,这样的东西弄污了我的手指,你说怎办?」  「对不起……主人……」  调教效果良好。  「甚幺对不起?」  「我的粪便……弄污主人的手指,对不起……」  要她增强对自己身为奴隶的认知,这也是调教的手法。  「很好。」我把手指用纸巾弄干净,然后说出下句残酷的说话:「为了奖励,便替你浣肠吧!」  本能地想立刻作出反抗声音,然而像明白到反抗也无用,她只答了一声:「是……主人……」  迈向奴隶之路又进了一步。  向着微裂而呈赤红的肛门口插入了小小的浣肠液,我开始把浣肠液注入她体内。  「啊!」有特别的液体进入那敏感的腔道内,麻衣子立时叫出声来。  「一开始便用针筒式浣肠器的话便太辛苦了,所以先用这种小型的便容易过待多。看主人对你多体贴!」  「请不要……」  「一个又怎幺够!」  开始感到浣肠液在直肠内的翻弄,麻衣子泣叫起来。  我再拿出多一个。总共三个的份量注入,这对初次浣肠的16岁少女来说已是极限。  「喔……很不舒服……」  大量液体在直肠内的翻滚,伴随着不舒畅的感觉,便意也开始不断上升。  「喔……求你……给我去厕所……」  「傻瓜,这里便是你的厕所!  我再用绳索经道上面天井的轮,让她微微半站,又用一根金属棒绑住她两腿,令她双脚固定在分开的状态,最后还拿出一个颇大的金属洗面盆,放到麻衣子屁股下方。  「好,一切准备好,你可以放了!」  在极力忍耐便意的麻衣子,虽听不清楚我的说话,但凭我做的布置她也可隐约猜到我的意思。  「不…洲成年AV天堂动漫网站国…不要在这里!请给我去厕所……求求你!」  我不理会她,更拿出一个手提摄录机放到她屁股后,更把方接上影象线到一旁的大银幕电视,立刻,麻衣子的性器和屁眼便在电视上大特写出来!  「不要!!」  「两个洞都在电视上影出来了,真棒的画面呢!」  「不要!!绝对不要!!我要去厕所!!」  画面上见到我的手指靠近性器,并开始抚弄那光滑无瑕的阴唇。  「麻衣子,感觉如何?」  「求求你,你要我做甚幺我也会应承,求你让我去厕所!」  「哈哈,我现在想摸你另一个穴呢!」  我的手指开始触碰她的屁眼。  「不!不要碰!喔!这!求你!」  「求我甚幺?」  「手……指!厕所!快忍不住……求你!」麻衣子开始连话也说不清楚了。  被绳紧紧吊着,麻衣子死命在忍耐那如沁入心般的便意。  「啊……喔……求你……出、出来了……」  麻衣子的声音渐低。  只见她小巧的菊门突然澎胀起来,我立刻把手指伸开,然后细意欣赏到达限界的麻衣子。  全身给人柔滑感觉的少女,此刻却像硬化起来。在灯光的照射下她的身体有如一副白玉的女神像,而她全身都因太拼命出力而香汗飞洒,这个情景可说是美得难以形容!  而无论她如何拼命,终也只有一种结果。  金属的洗面盆发出了冲击声。  首先是尿,然后肛门口不受控地扩张,啡色的液体开始射出。  终放放弃了反抗,麻衣子闭目不语。  跟着,如天使的少女的菊门发出一股丑陋的声音,随着浣肠液,一块不小的粪便从她的屁眼露出头来!  长型的,近乎黑色的粪便,从她屁眼排出,然后整条跌落盆中。  「啊啊啊啊啊!!!!不要看!!不要看!!!」  从虚脱状态回过神来的麻衣子,立刻半狂乱地大声泣叫,但她的声音在混和在下面排泄的声响之中。  除了浣肠液和液体状的粪便仍不断排出外,连小便也不受控地在两腿间流下来,两种东西同时落入下面的洗脸盆中。  后面出来的粪便是如烂泥般的形状,颜色也浅得多。  「看看!多污秽不堪!哈哈哈!!」  作为女性、不,作为人类最讨厌让人见到的东西,却全部被人看到。  看、嘲笑、耻辱……  「地狱」  这个词语是麻衣子在失去意识前脑海中最后浮现的字眼。  十一、终章  全身浸在热水中的麻衣子,慢慢回复了知觉。  她发视自己正和那男人一起在浴室中淋浴。  「啊,醒来了吗?」  一瞬之间,麻衣子还未清楚这里是甚幺地方,和自己为甚幺会被这男人抱着。  「你刚才真是呵了很多的屎呢!」  我无情的语句令她立刻记起了一切,她整个人像被绝望感覆盖般,放软了身体躺在我怀中。  看着怀中可爱可怜的少女,我不禁吻了她几下:「做得很好呢,麻衣子。」  做着大便如此羞耻的事,还被摄录机拍录了下来。  如此人间究极的羞辱,她会临近精神错乱也不出奇。  此时正须要我温柔的词句、温柔的对待。  我深吻她小咀,舌头也伸入她口内。  麻衣子先是一片死寂,继而低呻起来。  (我看来已不能不成为这个男人的拥有物了……)  想着,眼泪流了下来。  (再见,妈妈;再见,香织;再见,昨日的我……)  (我……已逃不掉了……)  就这样,我的调教行动进入了新一页。  在浴室清洗着她的身体,但不是如昨日般粗暴,而是温柔地洗,而且下体更由她自己去洗涤。  然后,全裸的她围着一条围巾,开始预备早餐。  从被捉以来一直只是被性侵犯的麻衣子,在现在终于可以做一些日常的普通东西,令她的心情也稍好了一点。  虽然只是普通的鸡旦和面包,但吃着由麻衣子亲手做的早餐,还是有种特别的、和调教有所不同的乐趣。  麻衣子虽仍觉害羞,但因为被捉至今已超过一天没有任何食物入肚,所以现在看来也吃得津津有味。而看着我吃着她做的东西,不知何故她心底竟还生出一种异样的感觉。  吃完早餐后,她在洗着餐具,而我则在她身后伸手抚摸她的乳房。没有反抗,只有微微的颤抖和低呻,着实令我感到了这一天半以来的调教成果。  跟着,我命令她穿回校服,从一开始便破除开的校服,此刻才回到她身上。  然后,又叫她在室内做一些打扫。  我住在沙发上,一边看着女子高中生的做家务样子,一还在想着跟着的行动。  如果一直对她太温柔也不好,免得她生出「我可能会放走她」这种一箱情愿念头。  打扫、清洁完成。  「辛苦了。」我把果汁递给她。  露出一瞬间的笑容,麻衣子饮下了果汁。对于我跟着的说话,期待中混含着不安。  突然一股睡眠感涌上。  「困了吗,躺下休息一会吧。」  「对……对不起。」  「无须介意,休息一会预备今晚的调教吧!」  (喔……)获准穿回衣服,还梦想会有机会被放回家,但现在却再被绝望掩盖。  她乖乖躺在床上,很快便进入熟睡。  这全因我在果汁中加入的安眠药。  「现在便好好休息,预备今晚大量的调教课程吧!」我冷笑。  当麻衣子醒来时,鼻端传来一阵食物的香味。  「起来了吗?午饭快准备好了。」  我把饭菜排放在桌上。  「这……」  「不用介怀,先吃了午饭再算。」  二人并坐,开始吃着午饭,和早餐时不同,我甚幺也没有说。不知道我将会怎样对待她的麻衣子,在不安和傍徨中不断吃着。  会有机会被释放吗?  午饭后,我一声不响地坐在沙发上,麻衣子收拾、清洗餐具完毕后,站在我的面前,怀着盼望地等待我的说话。  「好,看来休息后你的体力已回复了。现在可再开始调教了。」  一丁点希望也完全粉碎,麻衣子刹那间再被绝望掩没。  穿回校服后,心理上给予麻衣子「回复日常生活」的感觉,由此更令她生出可能会被释放的盼望;但一句说话,令她立刻又回到性奴的身份。  这也是虐待的一种:心理的虐待。  麻衣子像一瞬间像气力尽失,跌坐床上。  「这……」  「怎样了?有甚幺想说?」  我一改刚才的温柔,露出凶恶的神情。  「没……没甚幺了,主人。」  「主人」这两个字自动说出口,证明她已经理解和接受自己的立场。  回复狂暴时间。  无止境的淫欲、调教再开始。  麻衣子的脑海渐变成空白一片,不想再有无谓的期望,现在她想自己能做的是尽量服从我、令我快乐和满意。  不想再被毒打。不想再受惊恐。  想得到我温柔对待。  为此,要尽力做,那样,或许会得到温柔对待。  「脱光衣服。」  「是,主人。」  心理的调教已完全成功。  从下午至傍晚,是器具调教的时间。  首先让她脱掉下着,露出了少女的下体。  首先让她自己亲手剃光剩下的耻毛,还让她分开大腿,把镜子放到她双腿间,然后让她看着我如何抚弄她的性器,令她再度开始饮泣。  跟着更用手指边指着她的性器的每一部份,一边强迫她说出每部份的名称。  「阴唇」、「阴核」等名称从少女清纯的、因羞耻而微震的声音中逐一地说了出来。  跟着我又叫她以这姿势自慰。虽然已如此的被我玩弄过,但毕竟之前从未有过任何自慰经验,故此刻做起来仍是十分害羞。  她哭了起来,但仍完全依照我的指未来用手指撩弄自己的私处。  之后正式使用器具了,先是用细小的震动器,我叫她自己把它放入自己的阴道内,她却吓得怎样也不肯做。  现在暂不用暴力强迫,而是准许她穿回内裤,却必须把震动器同时放在内裤之中。  然后命她脱下上衣。  命她不可用手遮掩,因羞耻而染上桃红色的乳房,丰满柔滑非常。  然后一面命她用口和手服侍我的小弟弟,一面开动震动器刺激她下体,令她悲鸣起来。  而她那丰满的乳房也少不免成为服侍我宝具的用具。  夹着乳沟中的小弟弟,一方面感到少女肌肤的嫩滑,另一方面又感到一双肉团的弹力,这种混集的感觉是我的阳具从未尝过的感受。  到了高潮,立刻把阳具深深插入她口中,然后在她近乎窒息的苦闷表情下射精。  今次她仍未能吞下精液而把分吐出来,作为惩罚,我命她脱下内裤,再回复全裸状态。  把她手绑在后,身体也绑满麻绳,然后用麻绳吊起她一边膝头令她抬起单腿。  无视她的求饶,今次我拿出一个小小的乒乓球。  我先把乒乓球在她的裸体上「巡游」一遍,继而把乒乓球塞入她的下体。  麻衣子露出厌恶的神情不断挣扎。  「既是不喜欢便自己弄长出来吧!」  只是麻衣子双手既已被绑,又如何弄它出来?剩下唯一办法便只有靠她自己的阴道作出收缩、蠕动而把那球像孵蛋般排出来。  她拼命摇摆纤腰,全身一弹一弹的配合。不久,下面的阴道口终于露出白色的乒乓球。这妖异的情境令我非常兴奋。  终于把乒乓球排了出来,然而我却食髓知味。今次更塞入两个乒乓球。  再次的全身摆动,弄得绳索也勒勒作响。  两下的乒乓球弹跳声。少女像产卵般落下乒乓球两个。  我把绳索解开放她下来,然后搂着她轻抚她秀发,并在她耳边称赞她的努力。  浴室中。  全裸的少女胴体上涂满了液。  手抚摸着湿润滑手的肌肤,揉着泡沬中的乳头和下体。  然后我躺在浴缸中,命她用自己的身体去为我「洗操」。  短暂的休息后,SM行为继续。  SM的必须品:滴蜡。  悲鸣、惨叫、痛哭……  晚饭,反绑她双手,然后把卓上的食物送入她口。  先是水,稍稍抵抗后,开始喝下。继而是食物。  「好味吗?」  「是,主人。」  夜间是性交时间。  我把她绑在床上,她以不安的表情看着我。  我以温柔的声音安慰她。  温柔的主人令奴隶安心得轻舒一口气。  我轻吻她,她闭上眼接受着。  床上微黑的中年男身体,在享受着这具16岁的少女幼嫩女体。  男人的舌头、手掌,在少女身体每一处游动。  少女的身体微微作出反应,口中吐出仙乐股的喘息声。  把少女丰满的乳房和肥白肉臂搓弄。  最后,手指在垂遮无掩的性器上溜动。  经过下午一轮变态调教,现在再回到正常性行为,麻衣子已完全没有任何反抗,任由主人如何享用自己的身体。  我紧抱住她,黑色的巨柱开始进入少女的圣域。  一直入到最深之处。  前后抽送开始。少女激烈呻吟。  麻衣子全身弹动,一对丰满巨乳互相拍打,传出妖艳的声音,而下体也不住颤动。  在痛楚消退后,是一阵奇怪的快感。  「啊啊……」  从未试过的快感,令麻衣子叫个不停。  「舒服吗,麻衣子?」  她缓缓睁开眼。主人正以温柔的眼神看着自己。  肉体的快感外,精神上也像得到抚慰。  「是……很舒服。」  「是时候去了吧?」  「是,主人。」  我的抽送不断加速。  「啊!喔喔……」  「怎样了?」  「很……很舒服……」  我搂着她的腰,每一次推进都更加深入。  「啊啊……怎幺……我感觉很……怪……」  「那便是高潮的先兆。来,我们一起去吧!」  「啊……是……」  男加速到了极点,而后一插直至子宫口,继而全身硬直的喷射而出。  一股火热奔流直冲体内。  一股前所未有的极级快感,如巨浪涌上少女大脑。  麻衣子抬起头:「啊啊!!!!!」  剧烈的痉孪,麻衣子眼前完全变了空白……  不断继续着的调教日子。  有时温柔,有时暴力;有时快感,有时痛楚;羞耻、恐怖、欢喜、绝望……  渐渐,麻衣子对过去的生活的记忆开始忘却。  这儿是甚幺地方?为甚幺会在这里?从何时起、因何会过着现在的生活?这些她亦已不甚记得。  只须遵照主人的命令:脱衣、裸体、含着阳具、性交、肛交、浣肠、在体内和口腔内激烈射精……不断重复……  这样的事不断重复,这已是君岛麻衣子的生活的一切。  只是,时间不会停止流动,这个暑假随着最后的蝉鸣声,流逝而去……  (全文完